寒冬时节,依然有这样一群人,不畏严寒,坚守在清冷的古庙宇中,用那双苍老的手保护着基层的文物。今天我们走进了陈区镇国保文物保护单位清梦观,见到了宰礼天老人,他正是清梦观的文保员。

宰礼天,今年63岁,生在长在清梦观,见证了清梦观从荒凉萧条到修葺一新的蜕变。如今,从清梦观长大的少年已变成了花甲老人,成了清梦观的一名文保员。“家里从太爷爷开始就在清梦观看守,从太爷爷、祖爷爷、爷爷、父亲,再到他,祖孙五代代代坚守、代代看护着清梦观,这是他们祖祖辈辈一心守护清梦观,执着信念和一生心血的坚守和传承。”宰礼天感慨地说道。

宰礼天一边清扫着落叶,一边向我们说道,家中祖孙五代看守清梦观,不图回报,一生清贫。还记得祖爷爷当年看守清梦观时,一直活到68岁,因为在清梦观外帮村民们安装石碾结果被石碾压死。这时爷爷就从祖爷爷手里接过了看守清梦观的重任,爷爷一生不图回报、矢志不渝看着清梦观,最后在清梦观去逝。记忆最深刻的是父亲当年看守清梦观,因得了重病,家中贫寒无钱给父亲治病,最后父亲也是在清梦观病逝。而他从小在清梦观长大,经历了从祖爷爷、到爷爷、再到父亲三代人看守清梦观,如今到他看守清梦观,一晃数十年已是花甲之年。

祖孙五代看守清梦观,老去的是一代代人,不变的是一代代人执着坚守的信念。从太爷爷开始,宰礼天一家就在清梦观后院的东厢房过着清贫的生活。为了方便看守,宰礼天从后院搬到了前院的西厢房。宰礼天说,西厢房夏热冬凉,但是居住在这个位置,远观八方,可以看到前院,又可以观察到后院,在看守防护上具有优势,所以他就搬到了西厢房。

走进西厢房,家徒四壁,一盏灯、一张床、一个旧茶几、一台煤球火,是这间屋子里看起来最像样的家具。宰礼天介绍说,这张床和茶几陪伴了他50多年,如今用旧了也舍不得扔掉。这些老物件就像人一样,相处久了,就有了感情。如今这间简陋的屋子和修葺一新的清梦观,对他来说都有着一份割不断的情感和牵挂,这里是家、是根,是祖祖辈辈用一生心血坚守下来的。即使条件再艰苦,他也要坚持看守下去。

宰礼天数十年如一日,常年在这间屋子生活,他早已习惯了这样俭朴而艰苦的生活。西厢房四处漏风,到了冬季,宰礼天仅靠着一台煤球火来取暖。“冬季夜长天冷是最难煎熬的,他就这样一天接着一天,熬了数十个冬天......”宰礼天笑着说道。

在清梦观看守,除了冬季取暖需要克服,还有就是吃水问题。宰礼天用一口地道的陈区方言说“这么多年看守清梦观‘自爬自劳穷得叮当’。”早些年,为解决吃水问题,宰礼天每天要来回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挑水,一天要挑2、3趟水,才能够一家人一天使用。走山路挑水吃的日子,宰礼天一挑就是40多年。如今村上有了水井,吃水方便了,挑水的路程也缩短了。宰礼天每天走路6、7分钟就可以挑到水。这让他感到十分的高兴,终于解决了祖祖辈辈吃水难的问题。

看守清梦观,条件艰苦可以克服,但看护文物责任重大,不能掉以轻心。宰礼天在村上修起了新房子,老伴、儿子、儿媳都搬进了新房子,而他还一个人一如既往地生活在清梦观、看守着清梦观。他说,看守清梦观是祖祖辈辈不图回报、一生清贫,代代坚守和传承的家风和祖训。他不能因条件艰苦、家里有了新房子就放弃了看守。还记得爷爷小时候常跟他讲,看守清梦观是在做一件积德的大事,虽然没有回报,看守的可是国家的文物,责任重大,这些文物以后要代代相传,留给后代的子孙来看,咱们千万不能因为一己私心放弃看守......

宰礼天谨记着爷爷对他说的话,一看就是这么多年。一间简陋的屋子,一盏灯、一张床、一台煤球火,一个人过着粗茶淡饭的艰苦生活,坚守在清梦观。宰礼天告诉我们,正是祖祖辈辈看看守清梦观这种不畏艰苦、不图回报、执着坚守的精神激励着他,如今他年纪大了,也要让自己的儿子承担起,看守清梦观这项艰巨的任务。只有一辈一辈相守,代代传承下去,这些文物才能在漫长的岁月中绽放光芒。(李金莎)

首页滚动